瑾瑜不是鲸鱼

文渣/混aph圈/农药圈/史同圈/演绎圈/语c圈/二次圈等/萌aph普勃/农药白鹊邦信玄亮双枪/史同卡腓策瑜/用来堆放一时兴起写出来的产物 旅游时的各种照片等等杂物/ID为企鹅/想勾搭太太

乱七八糟的伪意识流

那是他所爱慕着并不顾一切也要追随的父亲,即使卑微匍匐至尘埃里也要效忠的王啊。剑锋所指之处他劈荆斩棘前往,浴血奋战到筋疲力竭也始终无怨无悔。曾经成为王的影子,作为王扫平一切敌人的战矛便是他唯一的夙愿。到头来却是飞蛾扑火,一厢情愿。
他用尽全力去拥抱那近在咫尺却遥不可及的耀眼光芒,渴求着哪怕一句承认的话语。即便是集市上父亲将儿子笑着扛在肩上的画面也足以让他嫉妒到发狂,但他从幼年起便钦佩憧憬着的完美高贵的父亲,却将他对亲情与父爱的痴念当做是对王位的垂涎和对权利的贪婪。
就因为他肮脏的出身,哪怕一个怜悯的眼神都不屑给予。
从此世上没有莫德雷德了。
只有摧毁了整个不列颠的罪人。响彻卡姆兰山丘的号角声中,叛逆的骑士华丽悲凉的复仇剧终于落下了帷幕。

成都随笔

旅者的心是没有居所的。因为四海八荒皆是他的向往。
我自江南的渔火桨影而来,带着一身氤氲的烟雨。踏过杨柳岸湿润的青石板;走过长安的楼阁玉宇诗歌三百;经过秦淮的烟波浩渺伊人红妆;穿过紫禁城的琉璃瓦檐朱红宫墙;越过大漠的长河曲折孤烟寂寥;略过桂林的绿水青山民歌嘹亮。
人世浮沉辗转几许,却独独败给你。
败给你宽窄巷子的熙攘惬意;败给你武侯祠的厚重浑然;败给你火锅的畅快淋漓;败给你锦里的灯火阑珊。
如昼华灯下是什么令一颗旅者的心沉沦了呢?
或许是从未见过的繁华三千,或许是与巷子尽头的汉裳佳人擦肩而过那刹那的惊艳。
那是我不懂的。
现在不懂,将来也不会明白的。一种暧昧却躁动的情绪,撩动着心弦泛起千层涟漪。
离开的时候时候我迷茫了。彷徨踌躇地让自己陌生。
千万里外藏匿于人海中的我,仍怅然地回首,眺望向那个方向。
仿佛望见台榭人流处,楼阁依旧,灯火阑珊。
却再也不属于我。
by瑾瑜
(乱七八糟的伪意识流)

一个汉服约拍的妆面

【aph/普勃】雨(文手挑战甜文p1)

校园paro?
大学双教授设定
私设勃/兰/登/堡(女孩子)
名字来源于@鹹魚藍莓乾 
ooc严重慎戳
有bug请指出
随着裁判清脆的哨声落下,基尔伯特用手臂粗暴地抹了一把从额角滴落的汗水。被糊在一起的睫毛导致视线有些白色的朦胧。为了遮挡有些刺目的阳光他还是眯着眼努力朝球场边缘望去试图寻找那个熟悉的身影。
他看见了。
葛丽赛尔妲坐在树下的长凳下上,旁边放着一个白色的塑料袋。她披着一身从枝桠间的缝隙中仿佛不经意漏泄而下的阳光,光影婆娑间她安安静静地将手叠放在膝盖上,感受到他的目光嘴角扬起一个明媚的弧度。基尔伯特远远地朝着她的方向招手,将白毛巾挂在肩上匆匆走去。
他接过葛丽赛尔妲拧开了瓶盖递来的运动饮料仰头灌下一大口,喉结滚动间有饮料从他嘴角流下。但他丝毫不介意。像在军人的庆功会上摇晃啤酒瓶般摇晃着手中的汽水,任由小小的塑料瓶盖躺在克里斯塔的手心无声地抗议。
“赛尔妲!这次的篮球赛本大爷又赢了!”
他炫耀般地挑眉,随后离开长凳放飞自我地手舞足蹈。
葛丽赛尔妲一脸嫌弃地看着他幼稚的举动,等他安静下来之后语气认真地开口:
“二十分钟后有你的课,不打算准备准备吗,亲爱的贝什米特教授?”
基尔伯特看着她严肃的神色低头看了看腕表,笑容出现了一丝裂缝却又被马上补了回去。
“本大爷……早就为这堂课做好准备了。”
“那您打算这样去见您的学生?”
葛丽赛尔妲又好气又好笑地打量着基尔伯特身上因为被汗液浸湿紧贴在身体上勾勒出的明显肌肉轮廓的球服和喷了摩丝般寸板发型的白色短发。不禁嗤笑出声。
“嘛——这种小事无伤大雅的。你不会也嫌弃本大爷吧。”
基尔伯特扫兴般地撇嘴。
在葛丽赛尔妲的强烈要求下基尔伯特还是去换了干爽的衣服为学生授课,这也是他一天中为数不多会用认真的态度对待的时刻。结束的时候已经是下午四点二十分了。他走出阶梯教室时第一眼就看见了长廊尽头等待他的克里斯塔。
在初夏这个浮躁的的时节校园里总是弥漫着花儿糜烂的甜香,暖熏熏的微风吹拂下总是令人昏昏欲睡。傍晚的时候下起了大雨,学生们立刻作鸟兽散或撑起雨伞或用公文包顶在头顶朝各种遮挡物狂奔而去。

【白鹊】黎明前的奔跑(2)

扁鹊在屏幕前微微蹙眉,看样子对方也是个实力相当的人皇,胜负还未可知。看来目前这个局势需要守发电机,防止对面跳地窖逃生才行啊。

李白潜行着寻找,终于在无敌房周围发现了逃生的地窖。现在如果他再修好一个发电机就能跳地窖获胜。如果再拖一会对面很有可能发现并守在这里,那他基本就翻定车了。每点亮一个发电机就有很大可能被护士发现,这是他唯一的机会。李白庆幸是自己抢先找到了地窖,护士应该马上就要巡逻到这里了。沉思了一会李白猛地一拍键盘修就修大不了无敌房秀一波。几乎是点亮的一瞬间,右下角的猫图标亮了起来。李白知道护士已经追过来了,按照鬼影步的速度现在下楼应该会撞面。只要控制好护士眩晕和找回视野的时间,就应该可以成功。李白的鼻尖已经泛起了一层细密的汗珠,显示着他紧张的心情。

扁鹊在地图里的几个发电机旁来回巡视,惊愕地发现无敌房二楼的发电机突然被点亮了。心想这人皇是不是脑子进了假酒这样暴露自己的坐标。鬼影步疾驰而去,果然瞄到了一旁的地窖。这就是那个人皇不惜暴露自己位置也要修电机的理由啊。对面见自己过来,又从楼梯上回了二楼。这是要溜的节奏?开启鬼影步上下飞窜试图砍到李白。但李白每次都能算到自己飞过来的方向,反着遛弯儿。手中的骨锯无数次砍到墙壁,若不是以屠皇身份多次反杀改档狗练就了良好的心态,换做是萌新估计早就被气到拔线。在扁鹊摸清了李白的规律后终于在cd前挥出一刀,李白却一个当面进柜躲过了这致命的攻击。

好气噢但还是要保持微笑

弹幕
“gg”
“秦护士长的救护车终于要翻了哈哈哈哈哈哈哈”
“对面人皇666”
“噫对面人皇的id不是和秦护士长一个游戏区的青莲剑仙大大吗?”
“卧槽你这么一说还真是,人皇和屠皇的终极秀?”
“我还以为是敌台主播原来是b站同行?”

终于扁鹊一个极限预判将李白砍中。虽然只是受伤状态但李白知道自己栽了。护士那个可以透视受伤者的技能让他避无可避。

李白看着屏幕里的人儿被勾子刺穿了身体,双手离开键盘拎起桌上的五粮液灌了一大口压惊。开启了直播间的弹幕。
噫貌似对面护士还是b站的同志?鼎鼎大名的毒奶秦护士长?
李白拿起手机点开b站,不出所料地找到了扁鹊还未关闭的直播间。无奈地笑笑,自己这么溜人家怕是已经拉足了仇恨。但鬼使神差地他还是在那个id秦缓的头像旁点下了关注。莫名想要戏耍这个旗鼓相当的对手,抱着作死就要作到底的心态,李白在私信框里敲上一行字。
“嘿护士长,我就是你刚才直播的那盘杀机里的那个拆迁队长谢娜,下次一起开黑?”
发送。

【白鹊】黎明前的奔跑(1)

刚刚好像被吞了??
极度ooc
毫无水平可言


大概人设:
扁鹊是b站游戏区的知名up主,主要直播黎明杀机这款游戏。最擅长的屠夫是护士,因为操作骚有预判加上本人姓秦的缘故,被圈里人称为秦护士长。
李白也是b站游戏区up主,主玩黎明杀机,最擅长的人类是谢娜(??),终极无敌噼里啪啦爆炸无敌人皇。经常开柜门躲刀和无敌房溜屠夫,经常气得对面拔线。

扁鹊今天照常打开自己的直播间直播黎明杀机,和早早蹲在直播间等自己的粉丝打了个招呼后就进入了游戏大厅。
“今天匹配得好快啊?”
扁鹊有些惊讶地看着屏幕上几乎同时出现的四个逃生者,鼠标一一扫过对方后下了结论
“啊原来是开黑的吗,怎么办啊我要翻车咯……”
嘴上这么说着,也认真起来,迅速切换成了自己最擅长的护士姐姐,按下了确定。
“这次的地图是疯人院,在自己的地盘会稳一点了吧。对面开黑很有可能带的是裹尸布?那么先从最远的发电机找起吧。”
早就熟记于心的地图。操纵着女屠夫找向最外围的发电机,三个鬼影步瞬间拉近了自己与发电机的距离,在眩晕的前一秒对方竟然在自己的面前爆了一簇鲜艳的爆米花。
“这萌新可以啊上来就爆米花。”
扁鹊不禁感叹了一下对面的手残程度,向人类最有可能逃窜的发电机的侧面追去。果然在树木后面瞅见了一个带医疗包的大张伟。
“来来来今天就拿这个大张伟开刀。”
鬼影步瞬间就贴近了大张伟,骨锯精准地劈下带起一片血花,大张伟却顺势跑出好远。
“这个弹射起步不错啊挺6,不过兄弟我的位移还没冷却呢。你这样往前跑是要翻车的啊。”
再一个位移彻底砍翻了大张伟,见地下室离这里并不远,扛起人就往地下室跑去。
“先把这个大张伟挂在vip包房,不要守尸。”
走出地下室,看了一眼左下角的白色数字,就知道自己在追人的时候对方已经修好了一个发电机。在被点亮的发电机周围转了几圈,一无所获。怕是早就跑远了,这么想着。不料一转身便看见一群乌鸦围着靠墙的一个柜子不停咒骂,叫声刺耳聒噪。扁鹊无奈地扶额,估计翻车的应该是对面了。打开柜门的一瞬间不出所料地看见了藏身其中的人类,掐着人脖颈毫不客气地拎起来挂到了地下室。
“兄弟啊柜子蹲太久会出事的,你看看乌鸦都爆点了。”
开局就跪了两个,了解对面大概是萌新车队后扁鹊稍微放松了一点。游戏继续进行下去,在扁鹊砍翻了第三个人并扛起对方的时候,目瞪口呆地发现除了地下室所有钩子都被拆了个干净,发电机还是四个,不过估计也都只是没有点亮。
“有点过分啊?我的钩子都拆没了?对面那个人是拆迁办的吗?看来是个人皇啊,不得了。”

切换李白哥哥的直播间
“??不是韩跳跳赵子龙刘老三你们行不行啊?上来就被人家砍翻三个?”
韩信无视了耳机中的李白愤怒的谴责,毫不示弱地怼回去
“李太白我们又不是杀鸡的,才玩几天啊勉为其难地答应你开黑你还嫌弃?再说对面的护士是极度ooc
毫无水平可言


大概人设:
扁鹊是b站游戏区的知名up主,主要直播黎明杀机这款游戏。最擅长的屠夫是护士,因为操作骚有预判加上本人姓秦的缘故,被圈里人称为秦护士长。
李白也是b站游戏区up主,主玩黎明杀机,最擅长的人类是谢娜(??),终极无敌噼里啪啦爆炸无敌人皇。经常开柜门躲刀和无敌房溜屠夫,经常气得对面拔线。

扁鹊今天照常打开自己的直播间直播黎明杀机,和早早蹲在直播间等自己的粉丝打了个招呼后就进入了游戏大厅。
“今天匹配得好快啊?”
扁鹊有些惊讶地看着屏幕上几乎同时出现的四个逃生者,鼠标一一扫过对方后下了结论
“啊原来是开黑的吗,怎么办啊我要翻车咯……”
嘴上这么说着,也认真起来,迅速切换成了自己最擅长的护士姐姐,按下了确定。
“这次的地图是疯人院,在自己的地盘会稳一点了吧。对面开黑很有可能带的是裹尸布?那么先从最远的发电机找起吧。”
早就熟记于心的地图。操纵着女屠夫找向最外围的发电机,三个鬼影步瞬间拉近了自己与发电机的距离,在眩晕的前一秒对方竟然在自己的面前爆了一簇鲜艳的爆米花。
“这萌新可以啊上来就爆米花。”
扁鹊不禁感叹了一下对面的手残程度,向人类最有可能逃窜的发电机的侧面追去。果然在树木后面瞅见了一个带医疗包的大张伟。
“来来来今天就拿这个大张伟开刀。”
鬼影步瞬间就贴近了大张伟,骨锯精准地劈下带起一片血花,大张伟却顺势跑出好远。
“这个弹射起步不错啊挺6,不过兄弟我的位移还没冷却呢。你这样往前跑是要翻车的啊。”
再一个位移彻底砍翻了大张伟,见地下室离这里并不远,扛起人就往地下室跑去。
“先把这个大张伟挂在vip包房,不要守尸。”
走出地下室,看了一眼左下角的白色数字,就知道自己在追人的时候对方已经修好了一个发电机。在被点亮的发电机周围转了几圈,一无所获。怕是早就跑远了,这么想着。不料一转身便看见一群乌鸦围着靠墙的一个柜子不停咒骂,叫声刺耳聒噪。扁鹊无奈地扶额,估计翻车的应该是对面了。打开柜门的一瞬间不出所料地看见了藏身其中的人类,掐着人脖颈毫不客气地拎起来挂到了地下室。
“兄弟啊柜子蹲太久会出事的,你看看乌鸦都爆点了。”
开局就跪了两个,了解对面大概是萌新车队后扁鹊稍微放松了一点。游戏继续进行下去,在扁鹊砍翻了第三个人并扛起对方的时候,目瞪口呆地发现除了地下室所有钩子都被拆了个干净,发电机还是四个,不过估计也都只是没有点亮。
“有点过分啊?我的钩子都拆没了?对面那个人是拆迁办的吗?看来是个人皇啊,不得了。”

切换李白哥哥的直播间
“??不是韩跳跳赵子龙刘老三你们行不行啊?上来就被人家砍翻三个?”
韩信无视了耳机中的李白愤怒的谴责,毫不示弱地怼回去
“李太白我们又不是杀鸡的,才玩几天啊勉为其难地答应你开黑你还嫌弃?再说对面的护士是个会玩的主,位移一下一个准,被挂怪我咯?”
李白只想对天翻个白眼:这就是你一直躲在柜子里不出来最后被乌鸦爆点的理由?
看来只能靠自己反杀了啊。
李白叹了口气,聚精会神地聆听着耳机中可能会随时传来的心跳声,敏捷的在障碍物间穿梭。对面是个会玩的护士屠夫就有点危险,被发现除非周围有可以绕圈的障碍物,否则面对免疫无敌房的护士一被发现就有很大几率翻车,总之先找到地窖吧。

可能有后续

白鹊脑洞

最近沉迷杀鸡产生的一个脑洞
b站up主设定,黎明杀机主播
屠皇护士长鹊,人皇李白
李白:来啊鹊鹊抓到我我就让你嘿嘿嘿
鹊:你跟钩子嘿嘿嘿去吧

有人想看吗?
占tag抱歉

和同学的对戏?
猜得到开头猜不到结尾系列
我怀疑我有一个假同学【手黄再见】

和同学的对戏?
猜得到开头猜不到结尾系列
我怀疑我有一个假同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