瑾瑜不是鲸鱼

文渣/混aph圈/农药圈/史同圈/演绎圈/语c圈/二次圈等/萌aph普勃/农药白鹊邦信玄亮双枪/史同卡腓策瑜/用来堆放一时兴起写出来的产物 旅游时的各种照片等等杂物/ID为企鹅/想勾搭太太

关于孟小姐

(改自鲁迅先生《孔乙己》)
孟子义一到店,所有喝酒的人便都看着他笑,有的叫道,“孟子义,你脸上又添上新玻尿酸了!”她不回答,对柜里说,“加六十场戏,要一个玛丽苏主演。”便排出金主给的九文大钱。他们又故意的高声嚷道,“你一定又插进双男主中间给自己瞎jb加感情戏了!”孟子义睁大眼睛说,“你怎么这样凭空污人清白……”“什么清白?我前天亲眼见你非要肖战抱着你,还主动要求被小流氓调戏!”孟子义便涨红了脸,额上的青筋条条绽出,争辩道,“加戏不能算不尊重角色……加戏!……这编剧的事,能算演员的锅么?”接连便是难懂的话,什么“魔道女孩、道友”,什么“我进城了”之类,引得众人都哄笑起来:店内外充满了快活的空气。

兄dei你琴摆反了
细节还可以再改进下吧emmm

昨天说什么太子殿下圣母不救人了的那位
我就问你脸疼不疼

你们都奶黑影是雨师姐姐或黑水大佬

就……就我觉得那是雨师姐姐的牛吗?【坐等打脸】

给大家推荐一个钓鱼的好地点
云梦澡堂子
钓上来的全是鲤鱼
问我为什么会在澡堂子里钓鱼?你们武当的gay佬在里面做了什么,好不准我钓鱼了(#゚Д゚)

惊!某墙单主怒怼天官同人娘里娘气引众愤,阳刚之气竟成梗

看你们阳刚之气的时候我满脑子都脑补的是嘟督的咆哮是怎么回事

乱七八糟的伪意识流

那是他所爱慕着并不顾一切也要追随的父亲,即使卑微匍匐至尘埃里也要效忠的王啊。剑锋所指之处他劈荆斩棘前往,浴血奋战到筋疲力竭也始终无怨无悔。曾经成为王的影子,作为王扫平一切敌人的战矛便是他唯一的夙愿。到头来却是飞蛾扑火,一厢情愿。
他用尽全力去拥抱那近在咫尺却遥不可及的耀眼光芒,渴求着哪怕一句承认的话语。即便是集市上父亲将儿子笑着扛在肩上的画面也足以让他嫉妒到发狂,但他从幼年起便钦佩憧憬着的完美高贵的父亲,却将他对亲情与父爱的痴念当做是对王位的垂涎和对权利的贪婪。
就因为他肮脏的出身,哪怕一个怜悯的眼神都不屑给予。
从此世上没有莫德雷德了。
只有摧毁了整个不列颠的罪人。响彻卡姆兰山丘的号角声中,叛逆的骑士华丽悲凉的复仇剧终于落下了帷幕。

成都随笔

旅者的心是没有居所的。因为四海八荒皆是他的向往。
我自江南的渔火桨影而来,带着一身氤氲的烟雨。踏过杨柳岸湿润的青石板;走过长安的楼阁玉宇诗歌三百;经过秦淮的烟波浩渺伊人红妆;穿过紫禁城的琉璃瓦檐朱红宫墙;越过大漠的长河曲折孤烟寂寥;略过桂林的绿水青山民歌嘹亮。
人世浮沉辗转几许,却独独败给你。
败给你宽窄巷子的熙攘惬意;败给你武侯祠的厚重浑然;败给你火锅的畅快淋漓;败给你锦里的灯火阑珊。
如昼华灯下是什么令一颗旅者的心沉沦了呢?
或许是从未见过的繁华三千,或许是与巷子尽头的汉裳佳人擦肩而过那刹那的惊艳。
那是我不懂的。
现在不懂,将来也不会明白的。一种暧昧却躁动的情绪,撩动着心弦泛起千层涟漪。
离开的时候时候我迷茫了。彷徨踌躇地让自己陌生。
千万里外藏匿于人海中的我,仍怅然地回首,眺望向那个方向。
仿佛望见台榭人流处,楼阁依旧,灯火阑珊。
却再也不属于我。
by瑾瑜
(乱七八糟的伪意识流)

一个汉服约拍的妆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