瑾瑜不是鲸鱼

文渣/混aph圈/农药圈/史同圈/演绎圈/语c圈/二次圈等/萌aph普勃/农药白鹊邦信玄亮双枪/史同卡腓策瑜/用来堆放一时兴起写出来的产物 旅游时的各种照片等等杂物/ID为企鹅/想勾搭太太

【aph/普勃】雨(文手挑战甜文p1)

校园paro?
大学双教授设定
私设勃/兰/登/堡(女孩子)
名字来源于@鹹魚藍莓乾 
ooc严重慎戳
有bug请指出
随着裁判清脆的哨声落下,基尔伯特用手臂粗暴地抹了一把从额角滴落的汗水。被糊在一起的睫毛导致视线有些白色的朦胧。为了遮挡有些刺目的阳光他还是眯着眼努力朝球场边缘望去试图寻找那个熟悉的身影。
他看见了。
葛丽赛尔妲坐在树下的长凳下上,旁边放着一个白色的塑料袋。她披着一身从枝桠间的缝隙中仿佛不经意漏泄而下的阳光,光影婆娑间她安安静静地将手叠放在膝盖上,感受到他的目光嘴角扬起一个明媚的弧度。基尔伯特远远地朝着她的方向招手,将白毛巾挂在肩上匆匆走去。
他接过葛丽赛尔妲拧开了瓶盖递来的运动饮料仰头灌下一大口,喉结滚动间有饮料从他嘴角流下。但他丝毫不介意。像在军人的庆功会上摇晃啤酒瓶般摇晃着手中的汽水,任由小小的塑料瓶盖躺在克里斯塔的手心无声地抗议。
“赛尔妲!这次的篮球赛本大爷又赢了!”
他炫耀般地挑眉,随后离开长凳放飞自我地手舞足蹈。
葛丽赛尔妲一脸嫌弃地看着他幼稚的举动,等他安静下来之后语气认真地开口:
“二十分钟后有你的课,不打算准备准备吗,亲爱的贝什米特教授?”
基尔伯特看着她严肃的神色低头看了看腕表,笑容出现了一丝裂缝却又被马上补了回去。
“本大爷……早就为这堂课做好准备了。”
“那您打算这样去见您的学生?”
葛丽赛尔妲又好气又好笑地打量着基尔伯特身上因为被汗液浸湿紧贴在身体上勾勒出的明显肌肉轮廓的球服和喷了摩丝般寸板发型的白色短发。不禁嗤笑出声。
“嘛——这种小事无伤大雅的。你不会也嫌弃本大爷吧。”
基尔伯特扫兴般地撇嘴。
在葛丽赛尔妲的强烈要求下基尔伯特还是去换了干爽的衣服为学生授课,这也是他一天中为数不多会用认真的态度对待的时刻。结束的时候已经是下午四点二十分了。他走出阶梯教室时第一眼就看见了长廊尽头等待他的克里斯塔。
在初夏这个浮躁的的时节校园里总是弥漫着花儿糜烂的甜香,暖熏熏的微风吹拂下总是令人昏昏欲睡。傍晚的时候下起了大雨,学生们立刻作鸟兽散或撑起雨伞或用公文包顶在头顶朝各种遮挡物狂奔而去。

评论(5)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