瑾瑜不是鲸鱼

文渣/混aph圈/农药圈/史同圈/演绎圈/语c圈/二次圈等/萌aph普勃/农药白鹊邦信玄亮双枪/史同卡腓策瑜/用来堆放一时兴起写出来的产物 旅游时的各种照片等等杂物/ID为企鹅/想勾搭太太

成都随笔

旅者的心是没有居所的。因为四海八荒皆是他的向往。
我自江南的渔火桨影而来,带着一身氤氲的烟雨。踏过杨柳岸湿润的青石板;走过长安的楼阁玉宇诗歌三百;经过秦淮的烟波浩渺伊人红妆;穿过紫禁城的琉璃瓦檐朱红宫墙;越过大漠的长河曲折孤烟寂寥;略过桂林的绿水青山民歌嘹亮。
人世浮沉辗转几许,却独独败给你。
败给你宽窄巷子的熙攘惬意;败给你武侯祠的厚重浑然;败给你火锅的畅快淋漓;败给你锦里的灯火阑珊。
如昼华灯下是什么令一颗旅者的心沉沦了呢?
或许是从未见过的繁华三千,或许是与巷子尽头的汉裳佳人擦肩而过那刹那的惊艳。
那是我不懂的。
现在不懂,将来也不会明白的。一种暧昧却躁动的情绪,撩动着心弦泛起千层涟漪。
离开的时候时候我迷茫了。彷徨踌躇地让自己陌生。
千万里外藏匿于人海中的我,仍怅然地回首,眺望向那个方向。
仿佛望见台榭人流处,楼阁依旧,灯火阑珊。
却再也不属于我。
by瑾瑜
(乱七八糟的伪意识流)

评论(1)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