瑾瑜不是鲸鱼

文渣/混aph圈/农药圈/史同圈/演绎圈/语c圈/二次圈等/萌aph普勃/农药白鹊邦信玄亮双枪/史同卡腓策瑜/用来堆放一时兴起写出来的产物 旅游时的各种照片等等杂物/ID为企鹅/想勾搭太太

乱七八糟的伪意识流

那是他所爱慕着并不顾一切也要追随的父亲,即使卑微匍匐至尘埃里也要效忠的王啊。剑锋所指之处他劈荆斩棘前往,浴血奋战到筋疲力竭也始终无怨无悔。曾经成为王的影子,作为王扫平一切敌人的战矛便是他唯一的夙愿。到头来却是飞蛾扑火,一厢情愿。
他用尽全力去拥抱那近在咫尺却遥不可及的耀眼光芒,渴求着哪怕一句承认的话语。即便是集市上父亲将儿子笑着扛在肩上的画面也足以让他嫉妒到发狂,但他从幼年起便钦佩憧憬着的完美高贵的父亲,却将他对亲情与父爱的痴念当做是对王位的垂涎和对权利的贪婪。
就因为他肮脏的出身,哪怕一个怜悯的眼神都不屑给予。
从此世上没有莫德雷德了。
只有摧毁了整个不列颠的罪人。响彻卡姆兰山丘的号角声中,叛逆的骑士华丽悲凉的复仇剧终于落下了帷幕。

评论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