瑾瑜不是鲸鱼

文渣/混aph圈/农药圈/史同圈/演绎圈/语c圈/二次圈等/萌aph普勃/农药白鹊邦信玄亮双枪/史同卡腓策瑜/用来堆放一时兴起写出来的产物 旅游时的各种照片等等杂物/ID为企鹅/想勾搭太太

【白鹊】黎明前的奔跑(1)

刚刚好像被吞了??
极度ooc
毫无水平可言


大概人设:
扁鹊是b站游戏区的知名up主,主要直播黎明杀机这款游戏。最擅长的屠夫是护士,因为操作骚有预判加上本人姓秦的缘故,被圈里人称为秦护士长。
李白也是b站游戏区up主,主玩黎明杀机,最擅长的人类是谢娜(??),终极无敌噼里啪啦爆炸无敌人皇。经常开柜门躲刀和无敌房溜屠夫,经常气得对面拔线。

扁鹊今天照常打开自己的直播间直播黎明杀机,和早早蹲在直播间等自己的粉丝打了个招呼后就进入了游戏大厅。
“今天匹配得好快啊?”
扁鹊有些惊讶地看着屏幕上几乎同时出现的四个逃生者,鼠标一一扫过对方后下了结论
“啊原来是开黑的吗,怎么办啊我要翻车咯……”
嘴上这么说着,也认真起来,迅速切换成了自己最擅长的护士姐姐,按下了确定。
“这次的地图是疯人院,在自己的地盘会稳一点了吧。对面开黑很有可能带的是裹尸布?那么先从最远的发电机找起吧。”
早就熟记于心的地图。操纵着女屠夫找向最外围的发电机,三个鬼影步瞬间拉近了自己与发电机的距离,在眩晕的前一秒对方竟然在自己的面前爆了一簇鲜艳的爆米花。
“这萌新可以啊上来就爆米花。”
扁鹊不禁感叹了一下对面的手残程度,向人类最有可能逃窜的发电机的侧面追去。果然在树木后面瞅见了一个带医疗包的大张伟。
“来来来今天就拿这个大张伟开刀。”
鬼影步瞬间就贴近了大张伟,骨锯精准地劈下带起一片血花,大张伟却顺势跑出好远。
“这个弹射起步不错啊挺6,不过兄弟我的位移还没冷却呢。你这样往前跑是要翻车的啊。”
再一个位移彻底砍翻了大张伟,见地下室离这里并不远,扛起人就往地下室跑去。
“先把这个大张伟挂在vip包房,不要守尸。”
走出地下室,看了一眼左下角的白色数字,就知道自己在追人的时候对方已经修好了一个发电机。在被点亮的发电机周围转了几圈,一无所获。怕是早就跑远了,这么想着。不料一转身便看见一群乌鸦围着靠墙的一个柜子不停咒骂,叫声刺耳聒噪。扁鹊无奈地扶额,估计翻车的应该是对面了。打开柜门的一瞬间不出所料地看见了藏身其中的人类,掐着人脖颈毫不客气地拎起来挂到了地下室。
“兄弟啊柜子蹲太久会出事的,你看看乌鸦都爆点了。”
开局就跪了两个,了解对面大概是萌新车队后扁鹊稍微放松了一点。游戏继续进行下去,在扁鹊砍翻了第三个人并扛起对方的时候,目瞪口呆地发现除了地下室所有钩子都被拆了个干净,发电机还是四个,不过估计也都只是没有点亮。
“有点过分啊?我的钩子都拆没了?对面那个人是拆迁办的吗?看来是个人皇啊,不得了。”

切换李白哥哥的直播间
“??不是韩跳跳赵子龙刘老三你们行不行啊?上来就被人家砍翻三个?”
韩信无视了耳机中的李白愤怒的谴责,毫不示弱地怼回去
“李太白我们又不是杀鸡的,才玩几天啊勉为其难地答应你开黑你还嫌弃?再说对面的护士是极度ooc
毫无水平可言


大概人设:
扁鹊是b站游戏区的知名up主,主要直播黎明杀机这款游戏。最擅长的屠夫是护士,因为操作骚有预判加上本人姓秦的缘故,被圈里人称为秦护士长。
李白也是b站游戏区up主,主玩黎明杀机,最擅长的人类是谢娜(??),终极无敌噼里啪啦爆炸无敌人皇。经常开柜门躲刀和无敌房溜屠夫,经常气得对面拔线。

扁鹊今天照常打开自己的直播间直播黎明杀机,和早早蹲在直播间等自己的粉丝打了个招呼后就进入了游戏大厅。
“今天匹配得好快啊?”
扁鹊有些惊讶地看着屏幕上几乎同时出现的四个逃生者,鼠标一一扫过对方后下了结论
“啊原来是开黑的吗,怎么办啊我要翻车咯……”
嘴上这么说着,也认真起来,迅速切换成了自己最擅长的护士姐姐,按下了确定。
“这次的地图是疯人院,在自己的地盘会稳一点了吧。对面开黑很有可能带的是裹尸布?那么先从最远的发电机找起吧。”
早就熟记于心的地图。操纵着女屠夫找向最外围的发电机,三个鬼影步瞬间拉近了自己与发电机的距离,在眩晕的前一秒对方竟然在自己的面前爆了一簇鲜艳的爆米花。
“这萌新可以啊上来就爆米花。”
扁鹊不禁感叹了一下对面的手残程度,向人类最有可能逃窜的发电机的侧面追去。果然在树木后面瞅见了一个带医疗包的大张伟。
“来来来今天就拿这个大张伟开刀。”
鬼影步瞬间就贴近了大张伟,骨锯精准地劈下带起一片血花,大张伟却顺势跑出好远。
“这个弹射起步不错啊挺6,不过兄弟我的位移还没冷却呢。你这样往前跑是要翻车的啊。”
再一个位移彻底砍翻了大张伟,见地下室离这里并不远,扛起人就往地下室跑去。
“先把这个大张伟挂在vip包房,不要守尸。”
走出地下室,看了一眼左下角的白色数字,就知道自己在追人的时候对方已经修好了一个发电机。在被点亮的发电机周围转了几圈,一无所获。怕是早就跑远了,这么想着。不料一转身便看见一群乌鸦围着靠墙的一个柜子不停咒骂,叫声刺耳聒噪。扁鹊无奈地扶额,估计翻车的应该是对面了。打开柜门的一瞬间不出所料地看见了藏身其中的人类,掐着人脖颈毫不客气地拎起来挂到了地下室。
“兄弟啊柜子蹲太久会出事的,你看看乌鸦都爆点了。”
开局就跪了两个,了解对面大概是萌新车队后扁鹊稍微放松了一点。游戏继续进行下去,在扁鹊砍翻了第三个人并扛起对方的时候,目瞪口呆地发现除了地下室所有钩子都被拆了个干净,发电机还是四个,不过估计也都只是没有点亮。
“有点过分啊?我的钩子都拆没了?对面那个人是拆迁办的吗?看来是个人皇啊,不得了。”

切换李白哥哥的直播间
“??不是韩跳跳赵子龙刘老三你们行不行啊?上来就被人家砍翻三个?”
韩信无视了耳机中的李白愤怒的谴责,毫不示弱地怼回去
“李太白我们又不是杀鸡的,才玩几天啊勉为其难地答应你开黑你还嫌弃?再说对面的护士是个会玩的主,位移一下一个准,被挂怪我咯?”
李白只想对天翻个白眼:这就是你一直躲在柜子里不出来最后被乌鸦爆点的理由?
看来只能靠自己反杀了啊。
李白叹了口气,聚精会神地聆听着耳机中可能会随时传来的心跳声,敏捷的在障碍物间穿梭。对面是个会玩的护士屠夫就有点危险,被发现除非周围有可以绕圈的障碍物,否则面对免疫无敌房的护士一被发现就有很大几率翻车,总之先找到地窖吧。

可能有后续

评论(10)

热度(39)